股票入门吧

当前位置: 股票入门吧 > 股票书籍 > 专业投机原理 > 第20章 货币,信用与经济循环

第20章 货币,信用与经济循环

第20章 货币,信用与经济循环   第20章 货币,信用与经济循环

在撰写本文的过程中,美国人民对于国会山庄的作为都保持相当乐观的态度,认为他们会“做些什么”将美国经济拉出沼泽。然而,这些“什么”竟是什么,便颇不确定。在克林顿掌舵,而民主党在参、众两院都居于多数的情况下,民众纷纷猜测税金将如何增加与减少。某些民主党议员倡导“向富人课税”。其他议员则呼吁政府采取更多的支援或/与奖励的措施。更有一些议员将经济的疲软归咎于联储的政策,并主张进一步调降利率刺激复苏。
非常悲哀而讽刺地,我们竟然会期待华盛顿的立法者能够挽救我们的经济,我敢打赌。在这些民意代表中。不到2%的人可以真正了解经济衰退发生的原因、在目前的国会辩论中,我没有听到任何根据经济基本原理提出的振兴经济方案。他们仅是谈论着一些抽象的陈腔滥调,以讨好选民,并将经济危机的责任推给对立的政党。当他们继续这类口舌之争时,经济也继续下滑。
(文章出处www.rumen8.com股票入门吧>

可笑地,经济循环实际上便是直接来自于华盛顿领导人采取的财政与货币政策。他们试图管理国家的经济活动时,繁荣与衰退的循环于是产生。犹如米赛斯所说:
影响经济体系的波浪状变动,在经济萧条(衰退)之后又是经济繁荣,这是不断尝试扩张信用而降低市场毛利率的必然结果。以扩张信用带来的经济繁荣,绝对无法避免最后的崩解。
如果你完全了解这段评论的意义,则可直接跳至下一章。否则,请继续阅读;透过这段评论的分析,我希望你因此拥有完整的知识,以精确预测未来经济活动的内容。一旦你知道内容之后,你可以在机率的层面上推测这些活动发生的时间。
当我说你可以相当精确地预测未来的经济活动时,这听起来似乎有些夸口。没有错,你水远不可能知道所有细节。然而,仅要留意的话,你可以知道根本的状况。让我以一个实际的例子来说明。
在1979年,我们当时正处于“石油危机”之中,中东产油国压制石油价格。卡特政府限制国内的石油生产.并课征石油进口的关税,立即造成国内石油供给的短缺。石油类股的价格大幅飘涨,其他工业类股则以较缓的速度随后跟进。联储虽然调高利率水准,却让货币供给仍然加速扩张。换言之,石油产品的价格上涨得到货币供给扩张的支持——通货膨胀。 (文章出处www.rumen8.com股票入门吧>
然后发生了两件事。第一。在1979年10月12日。沃尔克宣布,组储将以货币供给的成长率做为政策目标,而不再积极干预利率水准,其意味着通货膨胀的扩张主义已经合一段落。第二,总统候选人里根宣布,如果他当选的话,将让石油产业自由化。
当我相信里根将赢得共和党的提名,并将击败卡特时,我知道利率高涨与石油价格偏高的时代已经结束了。我也知道,当石油价格下跌时,其他工业类股将因此而受惠,至少在经济开始反应通货膨胀所造成的伤害以前是如此。所以,在1980年10月份的大选期间,我大量做空石油类股。S&P 500(石油类股所占的比例很大)在11月份出现顶部,石油类股则在1月份做头。道琼工业指数在4月份走高,而s&p500则下滑。7月份道琼指数确认多头市场已经结束。这是我们接受报应的时候了,于是我开始完全居于空方。
犹如我先前所说的,主导经济活动的力量,深受政府政策的影响。人类采取的每一项经济行为,其后果都是可以预测的。当经济行为大规模地反映在政府的财政与货币政策中时,其对于整体经济将产生的后果更相对容易预测。唯一的变数是民间部门的创新发明,他们对于生产的贡献,可能抵消政府的负面行为。
经济预测的关键,绝对不会脱离第19章的根本原则。在人类行为的前后关联中,运用经济学的基本原则,再配合有关货币与信用的知识(包括利率在内),则经济循环的复杂主题将变得相对容易了解。 [此文出自rumen8。com入门吧}
我在前一章曾经提及,货币与信用并不是基本的要素,它们是经济学根本原则的衍生物。漂流至荒岛上的个人.他必须运用经济学的根本原则,却不需要货币与信用。对于原始部落来说,货币与信用也不是必要之物。在货币与信用出现之前,经济社会必然已经发展至相当的程度,成员积极交换剩余的产品。换言之,货币与信用是市场经济的产物。唯有市场经济的成员已经拥有相当的生产力,并且在某种程度内可以控制生活时,货币才有其必要性。信用的情况也是如此。
对于复杂的市场经济来说,在评估、生产、储蓄、投资、创新与交换的链环中,货币与信用是衔接上绝对不可或缺的工具。经济活动愈来愈复杂时,货币与信用便成为经济进步与成长的必要条件,但这必须在人类行为的基础上来了解与运用它们。如果了解与运用并不恰当,它们将导致周期性的繁荣与衰退——经济循环。

皮埃与沙颂的故事

我喜爱的一段小故事,可以说明经济循环的根本机制。内容如下:
路易斯安那州有两位农夫,他们的名字分别为皮埃与沙颂。 有一天,皮埃来到沙颂的农场,并赞美沙颂的马道:“这真是一匹漂亮的马,我一定要买下它。”
沙颂回答道;“皮埃,我不能卖它,我已经拥有这匹马很多年了,而且我很喜欢它。”

>复制自http://rumen8.com 股 票入 门 吧]


“我愿付出十块钱的代价买下它,” 皮埃说道。
沙颂说,“好吧。我同点。”
于是他们签下一纸合约。大约一个星期之后,沙颂来到皮埃的农场对他说,“皮埃,我一定要拿回我的马,
我实在太想念它了。”
皮埃说道,“可是我不能这么做,因为我已经花了五块钱买了一部拖车”。
“我愿意付二十块买下这匹马与拖车,” 沙颂说道。
皮埃默默地盘算着——15块的投资在一个星期赚5块——年度化报酬车超过1700%, 所以,他说道,“就这么办。”
于是,皮埃与沙颂不断地交易这匹马、拖车与其他的附属配件。最后,他们终于没有足够的现金来交易。所以,他们便去找当地的银行。银行家首先查明他们的信用状况,以及这匹马的价格演变历史,于是放款给他们两个人,而马匹的价格在每轮的交易中也就不断地上涨。每当完成一次交易,银行家可以回收全部的放款与利息,而应埃与沙颂的现金流量也呈几何级数地增加。
这种情况持续进行,直到数年以后,皮埃以1500美元的价格买下马匹。然后,有一个东部佬(哈佛大学的商学硕士)听说这匹神奇的马,并做了一些精密的计算,而来到路易斯安那州,以2700美元的价格向皮埃买下这匹马。
------分隔线----------------------------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