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入门吧

当前位置: 股票入门吧 > 股票书籍 > 专业投机原理 > 第21章 政治对于经济循环的影响

第21章 政治对于经济循环的影响

第21章 政治对于经济循环的影响   第21章 政治对于经济循环的影响

为了精确预测未来的经济活动与金融市场的价格走势,你必须了解与整合货币与财政政策对于经济循环的影响。第20章曾经观察货币政策的某些影响。我们发现,信用扩张的货币政策通常会使经济趋于扩张,但随后的经济衰退却是必然的后果。宽松的货币政策通常会引发景气的扩张,但货币政策本身并不能决定经济循环。另一项因素是政府的财政政策:课税、支出与借款。本章中,我希望说明政府经济政策的影响——由我认定的根本目的着手。毕竟,如果经济学是研究“以手段达成选定的目的”,则政府选定的目的便是最重要的课题之一。
当我观察民意代表的行为与主张时。我发现一种根本的哲学观念:经济活动应有平均所得的功能。在新税法中,“公平”都是诉求的重点。没有遭受挑战,也没有觉得歉意,我们选出的政治代表们,试图以自由为代价,而由政府强制设定经济上的平等。 >http://rumen8.com入门吧<
根据现代国会使用的美丽词藻判断,政府经济管理的功能似乎政该是:在未全然压抑企业家的生产意愿为前提下,根据“公平”的标准重新分配财富。我完全反对这种观点,我可能需要以一整本书的篇幅说明我反对的理由。然而,我目前的意图并不是驳斥这些思想,而是希望由市场预测的角度,来说明这些思想造成的后果。

课税对于长期趋势的影响

课税的制度会长久存在,这毫无疑问。然而,课税的形式如何,它们适用的对象为谁或什么,以及税金的多少都会显著影响经济表现——包括金融市场在内——的长期趋势。
米赛斯以下列评论总结课税的危险,并解释课税的重要理由:
如果课税的方法......造成资本的消费,或限制新资本的形成,则边际就业所需的资本将缺乏,这将妨碍原本应该存在的投资扩张。
犹如这项评论所暗示地,并非所有税制都必然会限制经济的活动与成长。政府提供的服务至少有一部分是必要的,但因此主张以税金支付政府提供的服务,就如同任何交易一样,相当于是一种经济的交换,这种见解未必可以成立。为确保政府提供的服务能够顺利的运作,这需要一定的税金来维系,这种程度的范围内,税金的制度是合理的。然而,不幸地,政府服务的供给、需求与成本,并不是由市场力慢决定,而是由政治命令安排。这些命令是由“劫富济贫” 的原则主导时,政府的课税与支出将完全失去控制,就如同目前的情况一样。根据定义,没有必要的税金会导致不良的后果,例如:强制性的财富重分配、干扰市场中产品与服务之间的交换比率、扭曲货币的关系、提高资本消费的倾向。

>复制自http://rumen8.com 股 票入 门 吧]


某些由总体角度观察经济运作的人主张,税金具有“中性”或“刺激性”的效果,前者是指它们对于消费没有影响,后者是指它们实际上可以增加生产。凯恩斯学派认为,边际消费倾向(译按 :这是指每增加一单位可支配所得时,所造成的消费变动量)会驱动生产;他们指出,由某个人口袋中拿走的一块钱,最后还是会落入另一人的口袋。另外,由于较贫穷者的边际消费倾向较高,而富人的边际储昔倾向较高,所以向富人课税,并透过社会福利计划将财富转交给贫穷者,这可以增加整体经济的消费,而这又会导致总需求的增加,并刺激企业界增加生产。犹如凯恩斯所说的:
如果财政政策被用来使所得的分配更平均,则其对于增加边际消费倾向的效果当然很重要。
这种主张有一项致命的缺失:如果消费的增加发生在生产的增加之前,资本将被消费。如果税制是以“劫富济贫”的方式增加贫穷者的可支配所得,则贫穷者的消费增加必然导致富有者的消费减少。虽然富有者的消费型态可能因此而改变,这姑且不论,但因为富有者的边际储蓄倾向较高,所以整体经济的储蓄将降低,而降低的储蓄原本可以用于资本的扩张。
让我们考虑这种“劫富济贫”税制可能产生的后果。在最理想的状况下,这将造成资本在经济部门之间的重新分配,并导致较缓慢、较缺乏效率的经济成长。在最糟的状况下,这将造成资本的直接消费,并减少国家的净财富。首先由最理想的状况开始。

>来源http://rumen8.com入门吧<


假定政府对于年收入在5万美元以上的人课征“富人税”,并直接分配(跳过居中的官僚体系)给年收入少于1.5万美元的人。
这项税金的目的有二: (1)提高所得的平均程度,(入门吧 http://rumen8.com收集整理) (2)增加整体经济的边际消费倾向,并期待这还可以增加生产水准(这便是克林顿政策的基础所在)。现在,假定这项税制在这两方面都成功。这项税制对于所得平均化的效果非常明显。然而,如果所得重新分配可以增加消费需求,则整体经济的储蓄必然会减少。
在所得重新分配以前,经济中存在既定数量的资本品供给,以生产既定数量的消费品供给。在重新分配之后,经济中供给的资本品与消费品数量并没有变化,但用来重置资本与资本扩张的储蓄已经减少了。同时,消费需求增加,造成物价上涨的压力。
由于需求增加,企业界扩张生产。然而,为了生产较高水准的消费品,将造成瓶颈,所以价格上涨。企业界扩张生产时,需要运用资本品,所以对于既定数量资本品的需求也将增加。假定货币供给没有变化,资本品的需求增加,而供给相对减少(储蓄减少),则生产者物价也开始上升,但价格的上升速度可能不如消费品,因为消费品的需求增加较早发生。
由于销售摊增加,而且零售价格上涨,企业界的收益增加,于是某些厂家的投资将运用更多的实质与虚幻的资本。但生产者物价的上涨将抵消一部分的利润。另一方面,如果所得没有重新分配,企业家可以运用的资本品原本较充裕。最初,由于需求增加,所以生产量会增加,但因为可供投资的资本品数量已经减少,所以生产的数量将少于课税以前的水准;价格也较昂贵。除此之外,政府扮演的“中间人” 角色必然会降低经济的效率,并进一步影响潜在的成长。总之,每当你将资本储蓄转移至消费支出,将失去一些成长的潜能(包括目前与未来的成长)。 这是最理想的情况。
(文章出处www.rumen8.com股票入门吧>

实际的发展未必如此理想,课税不仅会把资本储蓄转移至低所得阶层的消费,而且高所得阶层的边际消费倾向也会降低。企业活动的反应并不一致,某些企业是为了满足高所得阶层的需求,另一些企业是为了满足低所得阶层的需求。资源被重新分配至低所得阶层时,则提供高所得阶层产品的企业将受到打击,裁减员工(经常是低所得阶层的成员)。工厂关闭或破产,贷款无法清偿,......不仅既有的资本被消费,以未清偿贷款表示的未来资本也被消费。由于提供低所得阶层产品的企业会扩张,所以上述损失在某个程度内可以获得弥补,但根据整个程序的性质来说,整体经济得到的效益无法抵消发生的损失。
------分隔线----------------------------
相关内容